中文EN
导航 首页
专业文章 专业文章
专业文章

法评 | 何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

2021.01.19   

一、问题的提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及有关消费的若干规定》第三条第二款规定:“被执行人为单位的,被采取限制消费措施后,被执行人及其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实际控制人不得实施前款规定的行为。因私消费以个人财产实施前款规定行为的,可以向执行法院提出申请。执行法院审查属实的,应予准许。”

在上述四类人员当中,法定代表人的认定非常直观,主要负责人、实际控制人也可以从《公司法》的相关规定中找到相应的认定标准,但何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最高人民法院并未给出明确的定义,笔者试图从司法实践角度,探寻“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的认定标准。


二、司法实践

1、具有股东身份且担任公司职务的,即使不是控股股东,也可以认定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

如安徽省合肥市包河区人民法院(2020)0111执异11号执行裁定书:本院认为,根据相关法律规定,被执行人为单位的,可以对其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或者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限制出境。被执行人合肥助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在执行过程中,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亦不向本院报告财产,存在拒不执行的行为,应予以采取限制消费措施。异议人左剑青系被执行人合肥助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监事,在该公司停止经营后,不组织该公司清算处理债权债务关系,系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本院依法对其采取限制消费措施,并无不当。

经笔者查阅,左剑青系该案所涉合肥助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27.6%,第一大股东张云系合肥助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已被限制高消费。


又如天津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2019)津03执复51号执行裁定书认定:“梅光明作为被执行人金旌公司的监事及股东,属于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依法可适用限制消费措施。因此,一审法院对梅光明依法适用限制消费措施,符合相关法律规定,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经笔者查阅,梅光明系该案所涉宁夏金旌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第七大股东,持股比例仅为2.226%,但因其具有监事身份,仍然被法院认定为“属于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


值得注意的是,法院会基于工商登记情况对股东身份作出认定,即使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也可能被法院认定为属于“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如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苏05执复56号复议决定书认为:“本案中,依据执行法院在全国执行系统工商档案信息中查明,被执行人苏州硕邦精密机械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60万元,股东黄雪村持股96万元、查福根持股64万元。查福根持股比例达到40%,且担任公司监事,足以认定为系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查福根虽然提交了与黄雪村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但其仍系公司登记股东,因此查福根的复议请求依据不足。”


2、在辞去公司相应职务的情况下,不能认定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

2020923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限制消费执行异议案件情况新闻通报会上[1],北京二中院法官指出:目前北京法院对“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的认定达成共识:“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包括对是否履行债务具有决策权的董事长(非法定代表人)等人员和财务、仓储管理等直接负责债务履行的人员,必须是被执行人的现任职员,不得仅以其系被执行人的股东或原法定代表人为由,认定其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

3、虽非控股股东,也未担任公司职务,但与控股股东之间具有血缘关系,能对公司重大决策和经营活动产生重大影响,可以认定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

如贵州省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03执异14号执行裁定书认为:“渝康房开公司是以血缘关系为纽带建立起来的家族式企业,公司两名股东是直系血亲,对公司重大决策和经营活动相互具有重要影响。从公司治理结构上看,异议人李事虽非公司控股股东,也未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或其他职务,但其参与了公司重大决策和经营活动,系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本院对其限制高消费及非生活或者经营必需的有关消费符合法律规定。异议人的异议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又如吉林省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吉01执复40号执行裁定书认为:“东庆公司是2011121日成立的自然人独自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为孙志忠……孙志忠为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孙志刚是孙志忠的弟弟。……关于能否对孙志刚采取限制消费措施的问题。虽然孙志刚认为东北油气分公司提供的视频、录音资料经过了剪辑,谈话内容不完整,强调其与东北油气分公司协商的是其附条件的替孙志忠偿还案涉债务,但其未向本院提供相反证据证明其主张,且孙志刚本人也认可资料中的影像及声音是其本人,根据该视频、录音资料的内容,可认定在该案执行过程中,孙志刚曾多次与东北油气分公司工作人员协商案涉债务的清偿方案,孙志刚系对债务履行有直接影响的责任人……绿园法院认定孙志刚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对其采取限制消费措施并无不当。”



点击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