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
导航 首页
专业文章 专业文章
专业文章

“案说”司法会计鉴定对一人公司独立人格认定的影响

2021.03.04   

司法会计鉴定在司法实践中广泛使用,由司法机关委托专业的鉴定主体,对案件中涉及的财务会计资料及相关资料进行分析论证,并就有关的财务问题提出专业判断。不少涉及公司法人人格独立的案件中,都运用了司法审计鉴定意见作为认定公司人格是否独立的证据。那么,司法会计鉴定在一人公司独立人格认定时究竟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呢?

《公司法》第六十三条规定,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的财产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一人公司的股东需就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个人财产承担证明责任。第六十二条规定,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应当在每一会计年度终了时编制财务会计报告,并经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由此产生的疑问是,既然《公司法》要求一人公司必须在每一会计年度终了时编制财务会计报告,并经会计师事务所审计,是否意味着如果公司无法提交每年经过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的审计报告,即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个人财产?

一、申请进行司法会计鉴定的前提

一人公司没有按照《公司法》第六十二条规定编制财务会计报告并经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的,是否可以推定一人公司与其股东财产混同?什么情况下可以进行司法会计鉴定?

2019)最高法民申4435

案件事实:神禾公司系特力亚公司设立的一人公司,一审时未申请进行司法会计鉴定,但神禾公司提交了特力亚公司2016年度、2017年度审计报告、会计账簿,特力亚公司银行开户申请及变更银行结算账户申请,银行流水;以及神禾公司2017年度审计报告、神禾公司2016年、2017年银行流水、神禾公司开户许可证作为证据以证明神禾公司与特力亚公司财产独立。审计报告为其在诉讼阶段单方面委托第三方机构所作。

法院观点:一审法院认为,神禾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与特力亚公司人格独立。后神禾公司申请进行司法会计鉴定,但法院认为,“神禾公司在作为特力亚公司一人股东期间,未依法编制年度财务会计报告并进行年度审计,本身违反了公司法中对一人公司的财务要求,审计报告系单方委托作出,审计报告中未将本案所涉土地使用权列入资产范围,同时,显示特力亚公司交纳税金但未显示收入情况,会计账簿未附会计凭证,难以认定其真实性。”

二审期间,神禾公司申请就特力亚公司与神禾公司人格是否独立进行司法会计鉴定,被二审法院以证明一人公司人格独立的证明责任归属于神禾公司,不属于法院司法鉴定或审计的范围为由,驳回鉴定申请。神禾公司提出再审申请,最高人民法院认为同意二审法院的观点,驳回了再审申请。

案件评述:二审法院以证明责任属于神禾公司而不属于司法鉴定或审计的范围为由拒绝鉴定申请,这一观点亦得到最高人民法院的认可。值得注意的是,最高人民法院在裁定中已经明确,系因神和公司提交的《审计报告》系在诉讼阶段单方委托作出,存在报告中未将案涉土地使用权列入资产范围、显示特力亚公司缴纳税金却无相应收入、会计账簿未附会计凭证等问题。神禾公司单方提交的《审计报告》尚不能表明其财产与特力亚公司独立,无必要进行司法会计鉴定。

2019)粤04民终1123

案件事实:为证明公司与股东财产互相独立,股东提供了公司2010年度至2016年度审计报告以及20171-20175月审计报告佐证。但是审计报告中已经显示,公司与股东之间存在大量款项往来,且股东无法对往来理由进行合理解释,也未提供原始财务资料以证明这些往来款的真实性及合理性。后股东提出司法鉴定申请。

法院观点:首先,凭借股东提交的审计报告不足以证明股东与公司财产独立,且审计报告并未对其所依据的会计凭证的真实性进行认定。法院因此认定凭借该审计报告不足以认定股东与公司财产独立。其次,股东已经自行委托会计师事务所对公司的财务状况进行审计并提交了审计报告,但其提交的审计报告不足以证明公司财产与其股东财产互相独立。股东申请司法审计的事项与其自行委托审计的内容是一致的,法院未准许其鉴定申请。最后,二审法院认为,公司在20132016年度均未依法进行会计年度强制审计,而是在20177月尤其是已经涉及劳动仲裁纠纷之后才委托审计,该做法已然违反法律规定,以至于无法保证财务账册、凭证及时真实地反映公司的财务状况。因此,公司申请法院对其2010年至2017年进行事后审计,于法不符,不予准许。


2020)京03民终3110

案件事实:本案诉讼中,骐通公司提交单方委托的机构对其2007121日至20111130日会计账册出具的“司法会计鉴定报告书,记载,未发现骐通公司与天九公司存在资金往来和经济业务往来。骐通公司以此证明天九公司的财产独立于骐通公司的财产。因对方当事人不认可,骐通公司向一审法院申请对骐通公司进行司法审计,一审法院予以准许。后法院指定的会计师事务所出具司法会计鉴定意见书:在20071229日至2011430日骐通公司作为天九公司股东期间,未发现骐通公司与天九公司存在资金、经济业务往来的情况。

法院观点:一审法院认为,骐通公司已通过对其自己的会计账册的司法审计证明其与天九公司没有资金、经济业务往来。二审法院认为,骐通公司已通过司法审计对其会计账册进行了审计,司法审计结果中并未存在骐通公司与天九公司存在资金和经济业务往来的结论。石金良企业要求骐通公司对天九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

上述三个案件中,公司虽未按照第六十二条进行审计外,但都做了事后审计,并且提交了事后审计报告。该等事后的审计报告单独并不能证明一人公司与其股东人格独立,当事人往往会申请进行司法会计鉴定来进一步确定公司财产与股东财产是否混同。但是,如果事后审计中即可以看出公司财产与股东财产不独立的,或者看出公司财务管理方面有明显瑕疵,存在股东与公司财产混同的可能的,法院一般不会准许进行司法会计鉴定;如提交的事后审计报告可以表明公司与股东财产独立,公司或股东申请进行司法会计鉴定进一步确定公司与股东财产是否混同的,法院一般会予以准许。

二、司法会计鉴定意见的适用

2016)沪01民终7871

一审法院审理中,李剑威向法院提供了岷琪公司的工商年检审计报告、动产抵押登记等证据,但上述证据不足以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其个人财产。原告申请对被告岷琪公司与其股东财产独立进行司法会计鉴定,而根据司法鉴定意见书的审计结论,岷琪公司存在遗漏记账、会计凭证不规范等诸多问题,不能排除岷琪公司、李剑威之间财产混同的情形。二审期间,岷琪公司提出重新进行司法会计鉴定,被二审法院驳回。

2020)京03民终1413

金江大酒店为一人公司,没有按照公司法及公司章程的规定,在每一会计年度终了时编制财务会计报告,并经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王小军系其唯一的股东,在一审中申请进行司法审计。在经王小军申请、法院委托进行的司法审计过程中,部分审计材料未经龙源投资公司质证,审计程序违反相关规定。王小军并未提交全部银账户流水,对未提交部分银行账户流水的情况没有进行合理解释说明,审计材料并不完整。审计机构最终做出的审计意见中亦提出保留意见,且审计意见中反映出王小军转入金江大酒店的1810万元在酒店账面记载到关联企业富帝公司名下、金江大酒店在公司账户被查封冻结的情况下将个人银行卡作为公司经营使用等行为,均体现了金江大酒店财务管理存在不规范的情况。金江大酒店与王小军对上述情况并未作出合理的说明和解释,因此王小军没有完成证明其与金江大酒店财产互相独立的举证证明责任,认定公司与股东财产混同。

2017)沪01民终1272

川山公司系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周更红应当举证证明在其为川山公司唯一股东期间,个人资产与公司资产之间相互独立。为此,周更红提供了验资报告、年检报告、财务报表、会计报告、审计报告等,并在案件审理中申请对川山公司财务状况进行审计,上述证据能够证明川山公司有独立财务账册,是独立核算、独立经营管理的企业法人。至此,周更红已完成举证义务。

上述三个案件中,法院均准许对一人公司进行司法会计鉴定,且司法会计鉴定的意见是法院认定公司与股东财产是否独立的重要证据。债权人和一人公司、一人公司股东均可申请对财产独立进行司法鉴定,但申请进行司法会计鉴定应当由一定的先决条件,即一人公司能够提供基础的财务数据、账簿、银行流水等鉴定必备的材料,且这些材料应具备一定的完整性,具备进行司法会计鉴定的基础。公司单方面委托审计机构进行审计的,如其审计结果能够表明公司与股东不存在财产混同的情形,也将成为可以申请进行司法会计鉴定的有利材料。

法院还需对司法会计鉴定的鉴定意见进行审查,而不是仅依据该鉴定意见作出裁判。在(2020)京03民终1413号案中,虽然鉴定意见为“未发现金江大酒店财产与王小军个人财产存在混同情形”,但是,鉴定机构亦提出保留意见。而一人公司和股东均无法对保留意见的情况作出合理解释,应认为其未完成证明公司与股东财产独立的证明责任。

结语:

通过上述案例可以发现,一人公司未按照《公司法》第六十二条进行审计的,一般并不会直接影响其独立人格的认定,但是诉讼中公司需提供其他证据表明其没有人格混同的情形,再申请进行司法会计鉴定。法院对司法鉴定意见进行审查,认为公司与股东无财产混同的现象的,方可认定一人公司具有独立人格。

点击查看全文